公司新闻

禹唐一周体育营销案例|萨拉赫成为OPPO中东和非

3月12日,中国品牌OPPO正式签下利物浦球员萨拉赫,萨拉赫将担任OPPO在中东和非洲市场的形象大使。这也是OPPO接连赞助巴塞罗那俱乐部、法网、温网和波士顿马拉松等体育IP后,在体育营销领域进行的又一次新的尝试。

OPPO中东区域总裁Ethan Xue表示:“萨拉赫是OPPO的完美代言人选,我们都以突破各自领域的新边界而被人们所熟知,并致力于在每一件事上做到完美。”“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可以在整个区域拓展业务范围,并在未来为当地的足球人才提供潜在的支持。”

OPPO将体育营销视作与年轻一代消费者接触的一种方式,它的每一项赞助投资都丰富了品牌的全球化战略,融合OPPO的品牌国际化和本地化,创造性地提出了“全球本地化”的倡议。OPPO的体育赞助在品牌与全球充满活力和激情的用户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同时也有效地传达了OPPO的创新技术。

苏超豪门凯尔特人宣布与德国运动服装巨头阿迪达斯签约5年。从2020年7月1日起,阿迪达斯将成为凯尔特人的官方球衣供应商,包括男足和女足,俱乐部称这是“苏格兰体育界迄今为止宣布的最大的球衣赞助”。

凯尔特人首席执行官彼得·劳威尔(Peter Lawwell)表示:“这对凯尔特人和我们的支持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新伙伴关系,让我们有信心展望未来。能够建立这种奇妙的新关系,证明了俱乐部的实力和稳定性以及持久故事的力量。”

阿迪达斯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凯尔特人成功的足球历史和未来的雄心壮志让我们非常兴奋,我们将与世界上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合作,创造一个新的篇章。我们痴迷于帮助运动员改善他们的比赛、生活和世界,因此我们期待在凯尔特球员继续创造新的成功水平时,在球场上支持他们,我们相信他们传奇的粉丝群会喜欢我们的设计。”

广告公司GroupM India旗下体育和娱乐部门ESP Properties的数据显示,2019年,印度的体育赞助总额增长了17%,首次突破了90亿卢比(合12亿美元)大关。报告指出,尽管板球赞助激增,但足球支出下降了6%,而卡巴迪的支出下降了15%。

该研究还指出,媒体总支出增长18%(52.32亿卢比/7.097亿美元)和赛事现场赞助增长25%(20亿卢比/2710万美元)是推动增长的关键因素。数字媒体总支出增长了84%,达到8.75亿卢比(合1180万美元),而电视支出增长至427.7亿卢比(合5790万美元)。

ESP Properties商业主管维尼特·卡尼克(Vinit Karnik)表示:印度体育产业正处于上升轨道,同比出现了新的突破。板球在2019年证明了自己的统治地位,在过去五年里,该行业的规模总体上翻了一番。如果我们进一步观察会发现,过去10年,体育行业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2.8%,使其成为印度经济的强大支柱之一。”

据《国米新闻网》报道,苏宁有可能取代倍耐力,成为国米新赛季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该网站表示,在与国米长达20年的合作后,倍耐力有可能不会出现在国际米兰下赛季球衣的胸前,而苏宁有可能取而代之。

倍耐力将继续赞助国米,并且可能以其他形式出现在中国乃至亚洲市场。另外,国际米兰还正与英菲尼迪汽车进行谈判。恒大也与国米进行了几个月的接触,力求以此进入欧洲市场。

在苏宁集团入主国米后,蓝黑军团在赛场上的表现稳步提升,本赛季已经成为争冠集团中的一员。随着俱乐部影响力的提升,国际米兰在商业世界中的吸引力也在大大增加,很多中外大企业都曾与俱乐部联系在一起。苏宁想要借助国米推广自己的品牌还是把注意力放到商业变现上,我们拭目以待。

近日,意大利媒体的消息称,国米可能与已经合作超过20年的耐克解约,转投阿迪达斯旗下。自1998年起,国际米兰就与耐克联系在了一起,但是根据媒体报道,俱乐部将与该公司就能否继续合作一事进行谈判。双方的最新一份合约将在2024年到期。

目前,耐克每赛季只向国际米兰支付1000万欧元,这一价格远远落后于大多数欧洲豪门,更远远落后于阿迪达斯为死敌尤文图斯支付的5100万欧元。而阿迪达斯一直有兴趣赞助国际米兰,自从去年夏天与AC米兰分道扬镳后,阿迪进军意大利市场的唯一尝试就是与尤文图斯合作。

随着国际米兰在赛场上表现的不断提升,俱乐部对于商业收入上的需求也登上新的台阶。耐克目前的赞助水平显然与国米的目标期望相去甚远,特别是在皇马、巴萨等欧洲豪门已经将球衣广告赞助提升至每年上亿欧元水平的情况下。

根据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一份文件,费德勒在今年2月份已经从耐克手中收回他的“RF”商标,但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 RF”商标的所有权,现在属于费德勒的Tenro AG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负责管理费德勒的房地产权益和知识产权。

自从离开耐克并与优衣库签约后,费德勒在比赛中也一直穿着耐克球鞋,双方坚称保持友好关系。目前还不清楚所有权的变化是何时发生的,不过耐克去年就已经停止销售所有“RF”品牌的商品。费德勒和优衣库都没有表示他们是否计划使用该标志。

从1994年到2018年,费德勒与耐克合作了长达24年之久。虽然转投优衣库旗下,但费德勒此前就一直对收回“RF”商标抱有信心。目前已经接近职业生涯尾声的费德勒已经开始为退役后的商界生涯做规划,“RF”品牌应该也是其中一部分。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和英超俱乐部埃弗顿即将签署一份价值2亿英镑的合同,他将获得埃弗顿新建设的布拉姆利-摩尔码头体育场冠名权。

乌斯马诺夫控股的USM公司将冠名这座体育场长达十年,而早在一月份的时候,该公司已经向埃弗顿支付了3000万英镑。新球场预计将在2023年完工,总花费预计为5亿英镑。

埃弗顿俱乐部首席执行官丹尼斯·巴雷特-巴森代尔(Denise Barrett-Baxendale)在1月份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与USM的交易将“为俱乐部带来额外的商业收入”,并将专门用于“对项目股权的进一步贡献”。乌斯马诺夫的投资至关重要,因为埃弗顿上赛季的亏损额高达1.119亿英镑。

MLS球队迈阿密国际宣布与在线体育商品零售商Fanatics展开长期全方位合作。根据协议,Fanatics将在迈阿密国际主场管理所有场内零售业务,包括临时商店、售货亭和定制拖车。Fanatics的自主品牌也将为俱乐部提供独特风格的产品。

Fanatics透露,自新赛季MLS开赛以来,迈阿密国际的一直是线上最畅销的球队。该公司在俱乐部成立的那个周末向40个国家销售了特许商品,其中英国占了美国以外所有国际销售的50%以上。不过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本赛季MLS已经暂停。

迈阿密国际首席运营官兼体育总监保罗·麦多纳福(Paul McDonough)表示:“我们对与Fanatics的合作感到非常自豪,因为他们作为管理特许体育商品的专家,为我们的球迷带来了直接的价值。我们的球迷渴望有更多的机会穿上我们的品牌,代表迈阿密国际,而Fanatics通过在我们的主场和网上分销球迷装备的服装和配件来帮助他们实现这一点。”

不久前,美国足协一份官方文件的部分措辞被指涉嫌性别歧视,原美国足协主席卡洛斯·科代罗(Carlos Cordiero)也被迫辞职,取而代之的是前美国女足名将辛迪·帕洛(Cindy Parlow)。而作为美国足协的长期合作伙伴,可口可乐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对这些令人无法接受的冒犯性言论感到非常失望。

可口可乐表达了对双方合作的担忧,该品牌表示:“可口可乐公司在美国和全世界都坚定地致力于性别平等、公平和赋予女性权力,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也能做到这一点。”此外,包括百威、德勤、Visa在内的美国足协赞助商也都加入到可口可乐的行列。

据悉,美国女足国家队因为待遇差异问题已经将美国足协提起诉讼,要求获得超过6600万美元的赔偿。这项诉讼审判将在5月5日进行。而美国足协正是在一份相关法律文件中再次被指性别歧视,这也引发了球员和赞助商的集体反击。

F1阿尔法·罗密欧车队将Built for Athletes定为新赛季的官方背包供应商。作为合约一部分,该公司将为车队车手莱科宁和乔维纳齐及工作人员提供一款团队品牌的英雄背包。

阿尔法·罗密欧车队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瓦瑟尔(Frédéric Vasseur)表示:“我们很高兴地欢迎Built for Athletes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一起参加比赛。我们的运动把我们带到了世界各地,往往是在恶劣的环境条件下。我们需要一个可靠、坚固而又时尚的背包,而英雄背包正是最适合的选择。”

Built for Athletes首席执行官尼克·科斯特洛(Nick Costello)则表示:“我们功能强大、坚固耐用且时尚的45L英雄背包受到众多健身行业专家和精英运动员的信赖,我们很高兴为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机械师、工程师、管理团队和车手增添乐趣。”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