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疫情之后,资本又要拥抱餐饮行业了?

上周四,关闭堂食46天的海底捞逐渐恢复门店营业,虽然刚开业第一天,上门消费的顾客与过去相比少得可怜,但至少这对海底捞的忠实粉丝,以及投资者们来说,算得上是个不错的消息。

随着海底捞宣布恢复营业的消息后,股价随即逆市上涨1.18%至34.3港元,而在年前最后一个交易日(1月24日)的收盘价为每股29.7港元。

不过好景不长,毕竟海底捞已经喊停堂食营业在整整46天了,而偏偏堂食营业一直以来都是海底捞最关键的收入来源,因此,在股价略微上涨后,海底捞市值开始持续走低。

16日港股收盘,一片惨绿中,海底捞(6862.HK)股价更是随市暴跌10.04%,创上市以来最大跌幅。

上一个工作日海底捞报收33.35港元,今日高开32.65港元,短线拉升至33.2港元后呈现出波动下跌,其中低见29.5港元,最终报收30港元,总市值为1590亿港元。

此前,中信建投曾发布研报表示,其判断疫情估计为海底捞2020年的营收带来损失约50.4亿元,归母净利润损失约为5.8亿元。

为海底捞提供底料的颐海国际跌近9%,快餐帝国跌超8%,太兴集团、九毛九、利宝阁、呷哺呷哺、徐福楼和大家乐跌幅均在5%以上。

根据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关于中国餐饮业经营状况和发展趋势的调查分析报告”显示:

“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相比去年春节损失达到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餐饮从业者意识到“开源节流”的重要性,当然,如果说“节流”可以通过压缩各项成本来实现,那“开源”呢?

2016年前后,正是餐饮行业创业潮的爆发期,当时整个中国餐饮业与资本们沉浸于蜜月期。

但好景不长,随着整个行业逐渐趋于稳定,资本意识到餐饮行业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餐饮存在高度分散,高度竞争的问题,并且风险也不低,速生速死是常态,导致很难形成垄断。

然而就在此次疫情期间,餐饮行业遭受到严重打击之时,原本态度暧昧的资本市场突然变得热络起来。

当西贝创始人贾国龙公开说出“如果疫情持续,西贝账上的前支撑不过三个月”这番话后,北京市金融局的大力支持,西贝餐饮集团立马就收到了来自浦发银行北京分行4.3亿元的授信,其中1.2亿元于2月7日到账。

之后海底捞也获得了来自银行的外部输血——中信银行北京分行和百信银行给予海底捞信贷资金21亿元,其中第一笔8.1亿元放款资金于2月19日便神速到账。

据了解,截止到2月12日,壹马资本与加华资本共同发起的公益融资收到了200多家餐企的融资需求,总融资额需求超过200亿。

其中,中小企业占比50%,微小餐企占比40%。这表明,餐饮企业无论规模大小,目前对资金的需求十分迫切。

2月6日,加华资本正式宣布旗下基金以近亿元人民币,独家投资湖南文和友文化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另外,某资本负责投融资的员工也表示,最近大家都很忙碌,每天基本要看近300个餐饮领域的项目,希望能够加快整体筛选项目和投资的节奏。

抄底,意思是指以某种估值指标衡量价格跌到低点,尤其是短时间内大幅下跌时买入,预期价格将会很快反弹的操作策略。

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宋向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时候,其实是优质企业普遍的估值下调、价值回归的一次时机,特别是优质的餐饮企业,平时的现金流非常好,大多不需要投资。现在也许有机会,可能是一辈子最好的一次机会。”

更有媒体报道,目前已有十几家投资机构,准备了不低于300亿元的资本规模,等着“抄底”餐饮业。

尤其是真正熟悉餐饮行业的投资者,他们认为,疫情就像一个滤网,之前没有价值的餐饮企业,这波疫情会让其更加惨烈;之前有价值的餐饮企业熬过这个冬天后价值会更加凸显。

就像获得了番茄投资的巴奴毛肚创始人杜中兵所说:资本的力量对于创业是很重要的,但我需要的不是纯资本,经历与番茄资本四年时间的合作,我觉得番茄资本是一个很合适的外部合伙人。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