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从OPEC到OPEC+,原油限产谈不拢,中国如何选择?

从3月底到4月初,为了能够有效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全球首脑不得不再次坐下来,哪怕采用在线视频会议的方式,也要解决现在的经济困局。

除了G7,G20这样协调各国财政和金融政策的会议之外,最近最受瞩目的,当属OPEC+会议。

华尔街和全球资本市场,原本对这次会议有极高的期待。之前的G7和G20峰会,已经在如何动用美元的问题上,达成一致——放水!狠狠的放水。

但是资金流获得保障之后,怎么保持美元信用的问题又摆上了台面。之前支撑美元的,部分依赖高油价。现在由于需求不振,油价暴跌,让全球脆弱的美元货币金融体系雪上加霜:

同时,美国的页岩油石油生产商,也很着急。本来通过接近20年的技术储备和投入,页岩油在WTI原油期货价格维持在40美元/桶以上时,是能够稳定获利的。美国凭借页岩油的生产,也重新拿回全球第一大石油生产国的位置。

在会议开始进行的时候,各路消息满天飞。说协议会迅速达成的有之,说全球未来一年日产量会减产2000万桶的有之,说俄沙达成一致性协议的有之。

与会代表说,周四早些时候OPEC+就5月和6月减产约1000万桶/日达成了初步协议。一位代表称,同盟内最大的产油国沙特和俄罗斯同意各自把产量降到850万桶/日左右,所有成员国都同意把供应减少23%。

但墨西哥能源部长Rocio Nahle Garcia断然拒绝OPEC+方案中对该国提出的产量要求令计划被打乱。离开会议后不久她在推特上发文称,墨西哥只准备减产10万桶/日,远低于OPEC+提出的40万桶/日的要求。

本来,各国在OPEC框架内的合作信任度还能够勉力维持,但是在OPEC+框架下,各国都在打自己的小九九,合作互信度就低。

墨西哥这么一折腾,之前捂着鼻子签协议的各位大佬,纷纷将之前全球石油供应量削减10%的折中提案搁置在一旁,“一位代表称,没有墨西哥的参与,OPEC+不会减产,也不打算周五再度举行会议,而将专注于当天召开的G-20能源部长会议。”

受这个消息的影响,石油价格走了一个天地板。布伦特原油价格单日下挫4.1%,至每桶31.48美元。

其实,OPEC+成员国中,搞小动作的不少,比如,阿塞拜疆就说,减产协议中“不包含凝析油产量”。

似乎,本轮由沙特主导的石油限产,已经成为证明OPEC组织力和影响力下降的最佳注脚。而OPEC背后的美国因素,也因为特朗普在限产协议达成前的上蹿下跳,成为一个笑话。

OPEC(The 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全称是石油输出国组织。

到2020年,OPEC一共有13个成员国。2016年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OPEC国土面积虽然只占全球的2.4%,但是石油储量和石油产量分别占全球总储量和总产量的73%与44%!

提起OPEC,除了他们通过石油对全球油价进行控制之外,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石油美元”。

美国在德州的油田和苏联的巴库-里海油田,是全球产油量最大的区域。美国境内的石油公司,几乎垄断了全球除苏联之外的油田开发项目。

l 英国波斯石油公司(英资),即后来的英国石油公司(后来又与阿莫科合并,但依然叫英国石油);

l 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美资),后来成为雪佛龙,现与德士古合并为雪佛龙德士古,后更名为雪佛龙;

七家公司中,有五家总部设在美国,且和美国资本与石油豪门洛克菲勒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个世纪60年代前,“七姐妹”组成的石油价格联盟,在西方石油交易与炼化市场上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对内,他们组成垄断型企业联盟,协定全球石油供给方向;对外,则达成统一战线,通过影响石油生产国经济政策,甚至扶持政治代理人的方式,来锚定石油的市场价格。

七姐妹石油价格联盟,最关注的,当然是自己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石油钻井能否正常输出利润。但是对非北美地区的其他产油国而言,这种安排往往并不公平。

二战结束之后,英法德等传统欧陆强国本土遭受重创,不得不依赖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才得以重新振作。本土经济尚未恢复的情况下,传统欧洲列强更无法有效采用传统方式控制海外殖民地。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明显地缘实力真空。借此机会,部分殖民地独立浪潮此起彼伏,已经获得独立的部分国家,更愿意仿效苏联模式,将石油工业进行国有化之后发展民族工业。

中东和拉美的部分国家苦于石油利益长期被七姐妹公司把持,无法有效利用石油资源为本国民众谋福利,因此和七姐妹公司的关系日益紧张。

1959年2月,七姐妹又一次将原产于中东和委内瑞拉原油的价格,下调10%。原因,仅仅是想让全球石油工业利润尽量回流至加拿大和美国的石油公司。

委内瑞拉矿产和石油部长胡安帕勃罗佩雷斯阿方索和沙特第一任石油部长,绰号“红酋长”的阿卜杜拉塔里基在开罗见面。两位石油部长都对七姐妹公司单方面要求各自石油价格下降的事情感到“极度愤怒”。

在石油工业界传奇人物万达贾布隆斯基的撮合下,阿方索和红酋长签订了君子协议,协调两国的石油输出政策。

一部分人听闻之后,不为所动。七姐妹公司在1960年8月,不顾沙特和委内瑞拉的警告,再次下调中东原油的出口价格。

1960年9月,就在七姐妹公司再次为了保护自己在北美油田的利益调低中东石油价格后的一个月,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的政府代表就齐聚巴格达,讨论两项议题:

五国石油价格联盟的达成,意味着OPEC正式成立。最初,它的目标,仅仅是“确保可以从主要石油公司获得最优惠的价格。”

一开始,这个以中东产油国为主的组织,建议将OPEC总部设在巴格达或贝鲁特。但委内瑞拉作为创始会员国,还是愿意选择一个中立的位置开会。

最终,大家将总部定在瑞士日内瓦。但是瑞士在面临美国重重压力之后,在1965年拒绝延长OPEC的外交特权。

1961年至1973年,OPEC五个创始会员国,又陆续吸纳了卡塔尔(1961),印度尼西亚(1962–2008,重新加入2014-2016),利比亚(1962),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最初只是阿布扎比酋长国,1967),阿尔及利亚(1969),尼日利亚(1971),厄瓜多尔(1973-1992、2007-2020)七个产油国加入。OPEC占全球石油的产量已经从不到12%增加到50%以上。

上个世纪70年代,美苏争霸正酣。中东因为巴以问题陷入纷争。苏联支持的阿拉伯联盟和西方支持的以色列围绕巴勒斯坦的归属问题大打出手。1967年以色列发动六月战争,重创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联军,并取得国际重要水道苏伊士运河东岸的西奈半岛控制权。

1973年,阿拉伯联盟(阿盟)为了报六月战争的一箭之仇,在犹太教传统节日“赎罪日”对以色列发动突袭,战争结果是阿盟在战争初期势如破竹,突入西奈半岛和戈兰高地,占尽先机。但是随后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全力支持下,以色列迅速展开反击,重夺战争主动权,甚至一度围攻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

1973年10月,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OAPEC,由OPEC的阿拉伯多数加上埃及和叙利亚组成)宣布大幅减产,并对战争中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和其他西方工业国实施了石油禁运。

到2016年之前,OPEC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价格卡特尔联盟,接过“七姐妹”手中的石油定价权接力棒,其作出的石油增减产的决定,甚至左右全球所有石油工业国工业产品价格走向。

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继承苏联的衣钵,凭借里海油田、新西伯利亚油田产能介入全球石油供给市场。

同年,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中东重要产油国伊拉克被联军在101小时之内击败,从此伊拉克石油被禁止通过正常商业渠道进入世界能源市场。

2008年,美国宣布页岩油技术开始正式商用。2012年美国页岩油单日产量达到200万桶。随后6年,美国原油产量一直是世界第一,2019年达到1787万桶/日。只不过,美国原油没有大量出口,而中国制造业的崛起也新增了大量石油需求,因此美国原油产量暴涨并不引人注意。

数据显示,沙特平均石油产量为1242万桶/日,占全球产量的12%。值得一提的是,沙特是欧佩克成员国中唯一一个跻身前五的国家。欧佩克成员国因为战乱或者技术原因石油产能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OPEC对原油市场的影响力,在进入21世纪之后,在不断削弱。之前加入OPEC的成员国,也因为各种原因,退出OPEC。

1992年12月,厄瓜多尔退出欧佩克,因为它不愿支付每年200万美元的“巨额”会费,并认为它需要生产的石油超过当时欧佩克配额所允许的数量。

2008年5月,印尼宣布它将在2008年年末其成员资格届满后离开欧佩克,因为它已成为石油的净进口国,并且无法达到其生产配额。

2016年1月,印尼通过与五个创始会员国协商,又重新加入OPEC;但在同年底,当OPEC要求减产5%时,印尼宣布再次“暂时中止其成员资格”。

不满减产安排退出的成员国,还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全球原油市场上销售石油产品。这令努力维持石油价格联盟的OPEC很无奈。

此外,OPEC在历史上深度介入过多次重要冲突:六日战争(1967),赎罪日战争(1973),由巴勒斯坦激进分子指挥的人质包围(1975),伊朗革命(1979),两伊战争(1980-1988),第一次海湾战争(1990年至1991年),9.11事件(2001年),第二次海湾战争(2003年至2011年),尼日尔三角洲冲突(2004年至今),阿拉伯spring(2010年至2012年),利比亚危机(2011年至今)、叙利亚内战(2011年至今)和针对伊朗的国际禁运(2012年至2016年)。尽管此类事件可能会暂时中断石油供应并提高价格,但频繁发生的争端和不稳定往往会限制欧佩克的长期凝聚力和有效性。

随着OPEC影响力的下降,在全球原油市场上,俄罗斯主导的OPEC+成为另一股谋求石油定价权的国际组织。国际原油市场观察者普遍认为,2016年开始,俄罗斯主导的10个石油出口国逐渐形成欧佩克+卡特尔组织。它们通过商定产量配额来合作确定全球原油价格,以使全球产量低于全球需求。

无论是OPEC还是OPEC+,目前面临的,都是疫情造成的全球需求不振导致的石油价格暴跌局面。

若疫情按照现在的情况,在全球蔓延,2020年全球GDP增速将较基准下滑1.3%(1.1万亿美元),且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速恐将降为0。

美国国债收益率在疫情开始爆发后,就大幅下跌,10年期国债实际收益率跌至-0.57%,2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49%,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大幅大跌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悲观情绪。

能够有效刺激石油需求的,主要集中在两个地域,一个是世界目前的消费极——美国;一个是世界制造工厂和产业链中心——中国。

目前的美国,疫情确诊人数仍在飙升,人们仍在“社交隔离”状态下,难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

疫情在国内蔓延的至暗时刻已经过去,未来需求呈现逐渐复苏态势,国内主营炼厂与山东地方炼厂已经实现完全复产复工。

消费级美国,目前已经“停摆”;而生产极中国,则在积极复产复工,最大限度的生产工业制成品,向全世界支援抗疫物资。

据彭博社报道,有知情人士指出,中国近期加大采购美国原油。由于卖方急于脱手过剩产量,有中国买家得以用史上最大折扣价抢购船货。抢油背后反映的是中国复产复工而增加的能源需求,同时,藉由提高原油进口量,推进储备建设发展,提高战略储备油量。

咨询机构SIA Energy和Wood Mackenzie此前预估,我国今年可能增加8000万到1亿桶原油储备;据SIA估计,截至3月31日,我国战略和商业库存总量约9.96亿桶。

彭博社进一步指出,我国的初步目标是使原油储备达到90天的净进口量,后续加上商业储备后,最终储备规模可能达到180天净进口量。

全球最大商品交易商嘉能可(Glencore)的航运部门临时以1950万美元预订30万吨油轮“Seeb”下个月初将原油由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运送到中国大陆,价格比上月初的655万美元还要高出近2倍之多。

作为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费国,我国利用OPEC,OPEC+之间的不一致,最大限度保证战略资源-石油的供给稳定,储备扩张,是现在全球经济周期进入波谷循环时,最现实的选择。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