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金李:“国强民富”赋予财富管理行业双重使命

北京大学金融学讲席教授金李在近日的《国民财富大讲堂》上,从“财富”二字的含义出发,解读了财富管理行业的基本功能,从房地产时代到金融时代,从卖方经纪人时代到买方经纪人时代的发展与过渡,以及金融科技为大众群体享受定制化财富管理服务带来的便利。

他认为,根据国际发展规律,财富管理行业还会向3.0时代去进发,进入到所谓的全权委托的时代。未来,在政策的大力推动下,行业的辛勤努力下,在所有财富家庭的配合下,居民财富管理会做的越来越好,更能够充分体现我国社会的长期优势。

“财富”是所有购买力的总和,是当期不用消费储存起来留在未来的消费能力。财富包括多种形式,从古到今的演变也非常多。最早的时候是吃剩下的粮食,直接可以拿来消费的物品。慢慢进化出来一些所谓的一般等价物,就是古代用的贝壳。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财富的“财”字左边是一个贝壳,右边是才华的“才”。我把它理解成,财富既包括一般等价物——钱财,又包括才华。才华是指我现在虽然没有钱,但是我有产生未来现金流的能力,能够产生未来的购买力。所以,至少财富的“财”字应该说是既有现实的一般等价物的货币直接购买力,又有能够转化为未来现金流的才华,能产生未来的购买力。

“富”字也很有意思,是一个宝盖头,在中国古代是家的概念,家能保证安居乐业。下面是“一”“口”“田”,“一口”是指一个人,在农耕文明的时代,有了“田”,基本上可以通过自给自足的经济,解决生活的各种必需品。所以,一个人、一个家、一块田,基本上就实现了我们今天所谓的财富自由,在过去我们经常把它叫“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些年,我非常欣喜的看到中国的快速发展,国富民也富。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一个“藏富于民”的政策,大河流水小河满。小河满了以后,通过财富管理这个渠道平台,把资金源源不断地汇集起来,反过来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尤其是在今天,支援对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更有支撑作用的高科技行业的发展,这将使未来的经济更加繁荣,老百姓更加富足,是一个双赢。

现在,国家财富性收入在快速增长,在整个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大。2015年中国首份《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当年中国家庭平均资产超过80万人民币,其中资产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领域。如果按照较好的年化收益率5%来计算,80万可以提供差不多4万的收入,在当时也是相当可观。这也是为什么居民越来越重视财富性收入。

但是,居民缺少有效的财富管理工具。资本市场长期以来滞后于经济本身的发展,所以,我们经常在财富管理里面听到一个概念叫“资产荒”,高质量、能够支撑居民的长期财富保值增值的金融工具非常少。这就倒逼着很多家庭不得已把大量的未来购买力储存在房地产。房地产在过去的十多年,成为居民重要的财富储存、增值的载体。过去快速的城镇化、工业化的过程中也带来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快速升值。所以,居民非常务实地认为这是好的投资。

只有当金融市场充分发展,给居民提供更多优秀的选择,更高风险收益性价比之后,才能看到更多的居民财富真正流向实体经济,而不是集中于房地产,也才能更好的实现用社会的钱集腋成裘,聚沙成塔,更好地支持我们国家的未来经济发展。

今天随着金融市场本身的快速发展,房地产领域的投资已经基本上平滑,甚至可能有部分钱从房地产领域流出来。但是这个过程必须稳健、有序,不能大起大落,特别是不希望有大量的所谓的热钱从房地产领域流出来之后,没有很好的承接方式,导致这些钱在其他几个金融市场里面到处流窜,造成市场的局部过热,给国家的金融稳健布局带来巨大的伤害。这个问题需要监管部门、政策制定者、实践部门共同解决,既是巨大的挑战,解决好了,也是巨大的机遇。

财富管理牵扯到整个经济、金融市场的方方面面,需要做系统深入的梳理。我把财富管理想象成个人的金融健康管理,像生物的健康管理。最初,我们希望吃饱,接下来提出吃好,然后开始考虑各种营养物质的搭配,但这些需求因人而异。年纪大的人可能需要延缓衰老,年轻人跟小孩子需要去成长,如果是刚刚动过手术的病人,则需要尽快恢复,慢性疾病的患者需要长期调养。

同样的道理,金融的需求也是千差万别,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那么,我们如何根据个人情况,度身订做最好的金融健康方案?这里面牵扯到几个方面。第一,顶层设计,要从短期、长期、风险类型等方面做整体的规划。第二,产品挑选,要从市场上林林总总的产品中挑选出最适合客户的,有时候我把它叫做导购。所以,我把这个过程比喻为:金融健康发展,既要有营养师做顶层架构,又要有导购挑选最合适的产品。我们的财富管理体系也正按照这样的方式,用不同的业态架构整个生态体系,完成对财富客户既提供顶层设计的“营养师”功能,又提供各种产品的筛选、搜寻的“导购”功能。

金融中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我把它分成三个不同的层级。随着经济的发展,金融市场不断的演进,这三个层级逐次出现。

第一个层级,比如很多券商最初最主要的功能之一是替一些资金需求者发行金融产品。比如发行地方政府的融资产品,或者企业债券、股票。

第二个层级是机构投资者。他们的第一目的是帮助客户在市场上搜寻合适的产品,然后通过构建合适的资产组合,做到风险可控下的收入的未来利益最大化。

第三个层级是站在客户的角度,根据对客户进行的精准画像分析,为客户度身定做一套金融产品,可能包括产品发行机构直接发行的债券,股票,也可能包括部分第二层级的机构投资者管理的公募基金,或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所发行的各种组合产品等。通过对不同的产品做充分的组合,形成对这个单一客户最适合的资产组合。

在成熟市场里,第三层级的机构是在终极业态下深度理解客户差异化、个性化需求后,站在客户的立场度身设计解决方案,并直接向客户收取费用。在中国市场,我们经常看到,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业态,有些第二层级的金融中介,既做产品本身的打包,也直接面向客户设计一些产品。但是,我们整个市场的发展,未来更加强调财富管理本身的第三层级中介的功能,也就是更好的替财富客户提供买方服务的买方经纪人的解决方案,这也是我们今天说的财富管理市场从1.0的卖方经纪人时代,逐渐过渡到2.0的买方经纪人时代。未来,根据国际发展规律,还会向3.0时代去进发,进入到所谓的全权委托的时代。

金融科技有效实现了为大众提供普惠型财富管理,是对于财富管理市场的有效补充。在成熟市场,财富管理的主要资源集中在高净值人群,大众群体所谓的客单价相对较低,尤其是很多时候是人工服务的方式,无法完全覆盖服务成本。所以很多欧美的高端市场不得不放弃相当大一块服务客群。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不断出现,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提升,我国在金融科技的发力能够填补传统财富管理市场的巨大空白,实现为大众群体提供与高净值人群一样的优质的财富管理个性化服务。

中国坚定改革开放,特别是在金融行业的开放步伐不会放慢,以开放促改革,通过开放把世界上最好的金融机构引进来,跟我们的金融机构去竞争,使得我们的金融机构更加的健壮,更加的有效,能够更好的支撑我国的经济发展。同时,这个开放还有一个意义,我们的部分资金会慢慢向海外流出。有一些人非常担心,会不会出现大规模的资金外逃等,我认为大可不必。

第一,在全球整个经济发展前景一片暗淡的情况下,中国继续保持着一个稳定的经济发展速度。在这样一个大的环境下面,很多专家都认为,中国长期具有吸引外资的强大能力。第二,每一个国家的投资者最擅长投资的都是他最熟悉的市场,也就是本国的金融市场。所以,中国大部分的资金长期上更适合投在中国市场,但同时也允许这部分资金在全球进行配置,改善长期配置效率,这是一个多赢。正是有这种向外流动的压力,才会更好地倒逼我们的金融机构做得更好。第三,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应该是有序的,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保证它的秩序性,保证它的稳健,不至于伤害到整个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的快速发展。

我长期研究财富管理。在我看来,财富管理就是调动一切的资源,包括金融、非金融资源,用一切的手段,实现长期购买力的最大化,最终能够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解决今天我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矛盾的重要手段。我相信在我们国家政策的大力推动下,在我们行业的辛勤努力下,在所有财富家庭的配合下,人民的财富管理会做得越来越好,更能够充分的体现我们国家、社会的长期的优势。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