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

米聊复活,雷军的“初恋”回来了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沧海

  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01

  青春

  2011年,雷军42岁。

  光看年纪,确实是中年人。但作为创业者呢,就还挺嫩的。头年4月,他刚在银谷大厦分掉那锅小米粥。跟他喝粥的,好些都是外企大厂的技术牛人,可他们能鼓捣出什么?谁也说不准。雷军跟人解释小米名字 MI 代表的是“Mobile Internet”,移动互联网,结果被人反问,难道不是“Mission Impossible”吗?

  不过,一帮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中年人,突然找回青春中二的那股燃劲,有趣而大胆的事情就发生了。

  比如,在北京喝着小米粥,却偷袭在深圳吃海鲜的马化腾。雷军眼红美国Kik的红火,让微软出来的牛人黄江吉做了款差不多的即时通讯软件,叫米聊。这相当于在腾讯的家门口撒了泡尿,宣战。

  可惜,深圳没有珍珠港,广州还藏着位张小龙。米聊面世40天后,小龙就做出了微信——这场实力悬殊的对战,到来的时间比雷军预期早了大概325天。QQ当时注册用户超过6亿,日活用户1.6亿,这些人头,都成了张小龙的粮草兵库。微信怎么玩的?可以接收回复QQ的离线信息。QQ好友关系链一开放,微信马上被喂饱,迎来了用户的爆发式增长。

  这相当于牌局刚开始,对方就甩出两王四个二,雷军只能庆幸,自己得了个提前出牌的机会,没有直接被春天。

  这可能是雷军后来多少年想起来都要皱眉的伤心事。一来,当初他只盯住了深圳的腾讯总部,勤着打听内部有啥反击措施,完全忽略了广州研究院。第二桩就更气人了,张小龙曾经想把Foxmail卖给中关村里有钱又有资源的雷军,双方也在谈,结果因为雷军太忙,交给金山技术人员代为跟进,骄傲的工程师在看完Foxtail后,信誓旦旦地告诉雷军:这玩意太简单了,咱们随随便便就能搞出来。就这样,雷军拱手把小龙送给了马化腾。从这个层面看,雷军的米聊项目也算是被自己打败的。

  不过,谁的青春没遗憾?

  我要是回到18岁,想要改写的故事就有一大堆,比如高考数学题坚决不在最后2分钟修改选择题答案,离家上大学前坚决不走进菜市场旁边的那家理发店。

  普通人的遗憾,只能在梦里填补。财务更加自由的雷军,却可以凭实力任性。尽管他在2012年5月就承认米聊输了,尽管米聊在2016年11月11日(腾讯18岁生日当天)之后的长达两年时间里停止更新,尽管米聊在2021年2月19日正式宣布停止服务——但是,“死亡”仅仅一周后,新米聊,它真的回来了。

  它披上了Clubhouse的外皮,变成一款聊天室语音社交软件。

  相比米聊第一次出生的时候,雷军老了10岁,身边也不再有黄江吉,但他显然更有信心了——他有造价52亿的小米科技园、有包括小米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有小米股价上涨2倍的高光时刻。

  更重要的是,他为新米聊划定的这片新战场上,没有腾讯,甚至体量超过它的强敌。

  在中国,模仿 Clubhouse 最卖力的产品叫“对话吧”,由映客推出。可能是想吸引那些喜欢在聊天室进行深度讨论的年轻人,映客没有派上自己传统优势的漂亮小哥哥小姐姐,而是拉来了朱啸虎周亚辉这些投资界中年大佬。

  可想而知,没有出圈。周亚辉表示这不是我的锅,听说映客准备烧40亿做项目,这位投资人表示,“至少要把40亿人民币花光,再来讨论这个事成不成。”

  听到这话,以会过日子著称、多次被拍到乘坐经济舱的雷军,可能会露出他标准的憨憨微笑。

  我们不一样。

  02

  春药

  你要知道,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从来都不是春药的主力客户。

  这个规律在股市同样行得通。腾讯阿里这样的公司,从来都不需要虚虚实实的消息刺激股价,只有那些增长乏力的公司们,总得想着法子另辟蹊径,才能让疲软的股价曲线看起来不那么绝望。于是,百度找到了造车,映客找到了对话吧。

  小米找回米聊,算吗?

  看起来还真的不太一样。对话吧是映客的新欢,米聊却是小米的旧爱,或者说初恋。

  我们有足够理由怀疑映客是为了挽救股价而蹭热点,小米呢,虽然“股价不够造车来凑”的嫌疑尚未彻底洗清,但这毕竟是米聊,雷军的白玫瑰和红朱砂啊——小米最早的铁人三项,就是MIUI、米聊和小米手机;雷军为小米找到的两个千亿美元市场机会,一个是移动互联网,另一个,就是米聊。

  何况,真爱在眼下不仅仅满足了怀旧,还可能是打开新世界的钥匙——再续前缘有了正当理由。

  可以预见的是,新米聊如果突围成功,会成为小米生态新的流量入口。过去这些年里,手机一直是小米最重要的流量入口,然而,当国内手机市场的存量竞争越来越激烈,它的增长,未必能满足整个小米生态的需求。一句话,饥渴啊。

  而成功总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贾玲能凭借一部《你好,李焕英》成为中国最挣钱的女导演之一,不光是运气好,赶上了最特别的春节档,也得益于师傅冯巩,得益于B站抖音的崛起,当然,还有在坚持中变通:说相声的路走不通,就演小品;演小品不火,就上综艺;上综艺还不够,就玩短视频平台。最终,那个转变命运的开关被触发,一切豁然开朗。

  雷军与新米聊的故事同样如此。

  10年前的小米太穷。42岁的雷军需要解决的大问题,是2011年8月那场发布会首秀,初代小米上市,事关生死,是他不能出错的任务。相比MIUI和小米手机,米聊,不是那个必须胜利的项目。何况,他清楚得很,“如果腾讯进入这个领域,米聊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10年后,雷军的实力跟心态都变了。

  对新流量入口的渴望,是他投钱做好新米聊的驱动力。52岁的雷军,对于社交产品,大概也有了新的体会。

  在互联网江湖里,每位大佬都有自己的标签:马云,话痨;丁磊,快乐;马化腾,低调;李彦宏,颜王;雷军,劳模;张小龙,孤独。

  跟张小龙交好的和菜头曾经爆料:“张小龙是一个生性孤独的人,烟瘾很大,是广州深夜里最大的Kent消费者”。张小龙只有两个嗜好——每周一次网球和每天深夜音乐,其余时间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埋头写代码。

  张小龙被神化之后,孤独也成了优秀产品经理的必备素质,好像只有浸泡在孤独中的人士才配做出成功的社交产品。偏偏,在挺长的时间里,雷军跟这个词都没啥关系。他在武汉大学就是被学弟学妹膜拜的学霸,刚出校门就跟了求伯君,在中关村混得风生水起,后来给好朋友们投了些天使轮,又人情财富双丰收。

  但上市之后,尤其是到了知天命的年岁之后,雷军,可能对“孤独”的主题也有了新理解。毕竟,十年时间里,当初跟他喝小米粥的伙伴们,也走了不少。

  而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