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

自然|解决方案就在大自然当中

全球新冠疫情仍在持续,给世人敲响警钟,促使人们更加关注自然生态环境。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致辞开篇即点明主题:“解决方案就在大自然之中”。

5月17日开讲的“青睐”第17期云课堂,北京植物园科普中心主任王康博士结合“多样性”主题,带领大家游历了神奇的植物世界,同时生动讲述了植物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大家深刻体会到,人类赖以生存的粮食、日常食用的蔬菜水果、药用植物甚至观赏植物,都得益于植物的多样性。

放眼全球,生物多样性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植物物种的灭绝速度之快也令人难以想象,如何应对这样的困境?王康结合多年对植物多样性的考察,在课堂上答疑解惑、热烈探讨。除了认知得到更新,大家共同收获的是更加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热爱生命。

本期青睐云课堂一开讲,王康便提出“为什么要保护植物”的问题引导大家思考。留下悬念后他直接把镜头摇向植物,开启了本次精彩的植物多样性之旅。

他首先向大家阐明,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是一个整体概念,描述自然界中所有的生命形式。一个区域内的生物多样性包括所有的基因、物种,还有所有生态系统的总和。大多数人在旅行时看过沙漠、海洋、雨林、草原,对生态系统有着直观的理解,但是对遗传多样性的理解却各有偏差,王康划重点:“这里面基因很重要,它最终贡献的是不同程度上的物种丰富程度。”人们生活中最熟悉的生活行为——吃饭、吃水果、吃蔬菜、喝咖啡、喝茶,包括盖房子、做家具——都会涉及生物多样性的内容,生物多样性可以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

在农学圈,经常把育种学家比喻为“巧妇”,野生植物资源则是“米”——假如没有了“米”,“巧妇”便也难为无“米”之炊。即便到今天,野生水稻也是所有水稻育种的重要资源,人们吃的水稻绝大部分都来自于野生水稻。“端午节大家包粽子要吃糯米,糯米的糯性就是水稻多样性的一个表现,如果作物没有这种糯性,也就没有了糯米这种美味。”

然而目前,野生水稻变得范围越来越小、数量越来越少。纪录片《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有一集专讲水稻,记录了野生水稻是如何被保存下来的,“在云南、广西,还有海南,如果发现了野生水稻,要赶紧拉上一个大院子,有专人看管,把它保护起来”。

这是因为,人类在长期栽培水稻的过程中,不得不让它的遗传多样性(基因)越来越少。只有让基因越来越少,人所需要的那些性状才能够集中体现出来。但如此一来,野生水稻原本具有的一些强大的抗病性、抗倒伏等能力大大降低。所以,如何利用野生水稻的基因,对于育种学家来说很关键。

人们熟悉的大豆身上就有意想不到的故事。“几十年前大豆受到一种线虫病的侵扰,这个病害几乎损害了全世界的大豆产业。后来人们从野生大豆身上获得了一种基因,可以很好地抵御这种疾病。野生大豆身上的抗病基因挽救了今天几乎全世界的大豆产业。”时至今日,从野生大豆身上仍然可以获得非常优良的基因(种质资源)。

除了粮食、蔬菜,药用植物也与人们息息相关。产自南美的金鸡纳声名赫赫,“它的枝叶、枝条里面产生金鸡纳霜,主要成分是奎宁,奎宁和疟疾之间存在着治疗关系。后来由于产生了抗药性,就不太起作用了,这才有了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王康如数家珍。“人们耳熟能详的红豆杉也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由于南方红豆杉的紫杉醇含量比较高,很长时间被人砍伐,卖出去提取紫杉醇。有段时间变得越来越稀少,险些遭到灭顶之灾。幸亏现在有了代用品,没有需求,就少有砍伐了。”王康提醒大家,北京植物园可以看到栽培的东北红豆杉,还栽培有变种矮紫杉。

药用植物大多会遭到相同的厄运,“像能止咳的甘草,在西北地区,野生的甘草几乎已经采得差不多,快没有了”。格外让人痛心的是,有一些植物本身没有什么药用价值,但是因为被传说得非常神奇而遭到疯狂采盗。“比如铁皮石斛,其实是兰科植物很重要的一种观赏植物。就因为被疯传有神效,很多人都去购买,野生石斛因此遭到严重的破坏。现在安徽六安可能已经很难找到野生铁皮石斛了。”

有人认为“人工栽培得越多,野生的就不会破坏”,恰恰相反,王康说:“事实上,因为栽培的成本很高,采获野生的非常容易,所以往往是野生的资源先被破坏差不多以后,没有办法获得了才会去进行普通的栽培。”他发出呼吁,“不要去追风这些本身没有什么药效的东西,像前段时间疯炒雪莲,甚至被网红拿来泡方便面吃,实际上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说雪莲能有什么药效。”

很多观赏性很强的植物也在劫难逃,被采挖、买卖。王康说采集野生观赏植物去买卖,已成为全世界都有的问题。“经济利益驱使下,哥伦比亚的野生兰花被采挖后到花卉市场去销售,这种现象在我国云南也有。”

这种行为对植物资源的破坏力有多严重?王康坦言,“任何一种植物在它的野生状态下都是有生态位的,也是有生态作用的。如果它在这个生态当中被挖走了,这个地方就会空白出来,其它植物就会替代它,但替代它以后,未必有它这种生态作用,于是原来系统链条上的其它生物可能都会受到损害,逐渐演变成更大面积的生态破坏,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我们人类自己。”

王康特别指出,“生物多样性的丰富程度也象征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如果这个国家在历史上物种很丰富,但是由于保持得不好,会对整个地球的生态产生很不好的影响。”科学家总结出物种衰退和物种灭绝的几个重要原因:原生境的破坏和恶化、外来侵略物种、环境污染、人口增长、过度开发利用。“仔细体会一下,生物多样性跟几乎全世界人类活动的频繁程度有关,矛盾还是蛮大的。”

放眼全球,王康怀有隐忧,“全球现有高等植物大概30多万种,根据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统计,植物物种消失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全世界有5万到6万种的植物受到威胁。中国稍微好一点,但是近几年的统计也在15%-20%,有不少植物受到威胁,而且有的植物已经濒临灭绝了。”

他连续放图举出实例,“百山祖冷杉曾经上过我国的邮票,现在它的野生状态很少了,都可以拿手指头数过来。巧家五针松最近的统计大约39棵。它仅仅生活在云南的宽甸县和巧家县,现在也是中国极少种群保护的重点对象。”

还有更加悲惨的植物,令他痛惜,“这棵普陀鹅耳枥,野生状态只剩一棵。我去看过它,在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岛,一个庙的边上。尽管现在很多植物园里保存了它的很多‘克隆’,但是这棵植物最终还是会消亡。就好比大熊猫,如果稀少到只剩下几只,再怎么繁殖,估计它最终都会灭绝掉。”

在王康看来,“植物园是植物的诺亚方舟,植物园给大家营造一个漂亮的环境,让更多的人来参观,才有机会把这种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知识准确地传达给每一位受众。”

王康最关注、也最担忧的是:“现在很多小朋友一年当中可能只有春天集体去趟植物园,去了就野个餐,然后赶紧坐大巴就回去了。对于有些小朋友,可能这是他难得的一次接触自然教育的机会,他们长大以后会不会缺乏很好的自然意识,是很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

最新的资料显示,现在全世界大约有植物园3663座,大部分都集中在欧美地区。欧美植物园都有几百年的历史,英国皇家植物园甚至是世界文化遗产。我们国家大部分的植物园都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建立的,目前大概有170座左右。

王康长期参与和组织国内外植物资源考察、采集活动。他用亲历事例揭示出植物园后面一个重要的任务:进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

很多人在大街上常见到的白蜡树是美国的物种,它们现在受到一种名叫花曲柳窄吉丁的昆虫的侵害,“这种虫子会在韧皮部和木质部之间来回侵害。它吃了的树,不扒树皮的话看不到,还以为这棵树很好,但其实树会突然有一天枯死,轰然倒下”。

中国本土的虫子为什么特别爱吃美国的白蜡树?因为它觉得口味好吃,吃起来比较轻松。为什么不喜欢吃中国的物种?可能是口味不好,也可能是两个物种之间协同进化造成的,“你想吃我,但是我会变得让你觉得不好吃”。

于是植物园就有义务对白蜡树进行采种,把它很好地保存起来做科学研究。回忆起去美国采种的经历,王康仍然记忆犹新,“当地森林中凡是死的植物十有八九都是白蜡树,种子数量很少,很难采到。正好赶上当地的雨季,种子几乎都是湿的。晚上一定要在很短的时间内烘干,这样才能保存,否则的话都会烂掉”。即使是看图,也能感受到他当时看着那些种子一筹莫展的痛苦。

不能不提的是五小叶槭的保护现状,“它的观赏性很强,在西方国家被认为是和鸽子树齐名的一种观赏植物。但在中国知道的人很少,利用得就更少了。”五小叶槭的数量只剩下500多棵,而且仅仅分布在川西雅江、木里、九龙、康定四个县,范围很小。目前它遇到一个重要的问题让王康感到头痛,“当地水电项目要修一个水坝,但水坝修建以后要把一半以上的这个植物都淹掉。保护它最原始方法就是修改设计去减少对它的侵扰,但当地人并不清楚这种植物的重要性。”

作为园林栽培植物的血皮槭被种植得很多,但野生状态却令人担忧。根据近十年来的调查,它在中国的分布越来越碎片化,传粉已经被阻断,以至于在野外很少结种子,而且越来越稀少。王康进一步解释,“就好像原来它是个大家庭,各个省份都有分布,之间还串来串去走亲戚。但是到今天明显感觉到人类活动使它们的栖息地被碎片化,这是一种种群消退很典型的特征。因此植物园有必要去保护血皮槭的野外种群,帮助它们恢复原来的状态。”

普通人如何保护生物多样性?王康给出答案,我们能够做到的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不要去消费野生动植物产品,也不要去非法采挖、购买野生植物。“比如在川西北或者西藏很多地方,会看到有人卖雪莲、雪兔子,包括一些兰花,希望大家千万不要买,购买会助长采挖行为,让这些植物的数量越来越少。”

对于很多人深信野生植物产品能带来健康、美颜,王康掷地有声,“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野生植物为了适应野外环境,它所含的代谢产物或者中间产物,可能会对人产生更大的伤害。正规栽培生产的、经过检验的商品,食用起来才会安全”。

科学家们也观察到,如果保持现状,很多自然植被、生态系统在不被干扰的情况下是可以恢复的,但是如果持续地被人类的活动所挤压、冲击、破坏的话,过了极限以后可能很难再恢复。不打扰、不消费、不侵犯,最大限度地保持现状,就是公众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最大支持。

王康告诫大家,长远来看,要使植物资源永续利用,需要我们这一代人做出很重要的努力。

互动环节会员提到最多的困惑便是“转基因食品能吃吗?”王康有力地回答,“不用困惑,放心吃,大口吃。市面上允许销售的,比如说像木瓜、转基因大豆油,这些都是可以的。”有会员问在内蒙古见到的沙葱能吃吗?王康风趣的回答让人发出会心一笑,“沙葱偶尔吃是可以的,但是任意吃、男女老幼都吃就不好了,主要是草原受不了。”

有人提出能否推荐几个国内必看的植物园,王康列出名单:北京植物园、武汉植物园、上海植物园、南京中山植物园、杭州植物园、昆明植物园。他还特别指出,北京有两个植物园,一个是中科院的,一个是北京市的。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