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创新

华春莹发推:记住,中国有5千年历史,而美国历

24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专访时,又来了一出抹黑中国“窃取美国疫苗”的戏码。

25日晚,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转发相关报道,犀利回应道:“听一些美国官员谈论疫苗的故事,真是有意思。如果有人有比我的东西更好,那一定是从我这里偷走的,这是正常的逻辑吗?记住,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而美国的历史不到250年。”(注:美国1776年签署《独立宣言》)

奥布莱恩口中所谓的中国“窃取美国疫苗”,《纽约时报》5月10日的报道就曾披露过,这是美国政府的一个新阴谋。报道称,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正准备发出“警告”,声称中国最顶尖的黑客和间谍,正在“窃取”美国关于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研究成果。

正如华春莹所说,如果有人有比我的东西更好,那一定是从我这里偷走的,这是正常的逻辑吗?

截止目前全球共有100多个科研团队、按多个技术路线全力攻关新冠疫苗,迄今已有至少7款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其中,中国已有4款新冠疫苗进入临床试验,分别是由军事科学院陈薇院士团队领衔的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北京科兴中维生物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以及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获批临床的两个新冠灭活疫苗。在这场新冠疫苗研发的竞赛中,中国速度领跑全球,领先于美国的3款。

5月22日晚21时许,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发布陈薇院士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结果。《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了这则消息,并赞叹:首次对此新冠病毒疫苗的人体实验结果发现,它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并且能够诱导快速的免疫反应。“这些结果代表着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中国研究团队22日在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报告说,他们对一种新冠病毒疫苗开展了1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这种疫苗是安全的,且能够诱导人体快速产生免疫应答。

这是全球首个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结果,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领衔的团队,开展了这项临床试验。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疫情暴发初期就身赴武汉的女将军,曾掷地有声地表态:相信我们国家科研人员的速度不会亚于美国!

试验中使用的疫苗是一种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团队在试验中招募了108名健康的成年志愿者,年龄在18岁至60岁间。这些志愿者分成不同组别接种了不同剂量的疫苗。

报告介绍,接种后的28天内,这种疫苗在不同剂量的组别中都展示了很好的耐受性,也没有引起严重不良反应。

陈薇在《柳叶刀》发布的新闻稿中说,1期临床试验表明接种这种腺病毒载体重组新冠病毒疫苗能够在14天内诱导产生病毒特异性抗体和T细胞。

同一时间,《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了这则消息,并赞叹:首次对此新冠病毒疫苗的人体实验结果发现,它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并且能够诱导快速的免疫反应。“这些结果代表着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柳叶刀》也通过其官方微博称:首个1期临床试验COVID-19疫苗是安全的且耐受性良好,并能在人体内产生针对SARS-CoV-2的免疫应答。

不过,陈薇同时指出,要谨慎对待相关成果,开发新冠病毒疫苗会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并且能够引发免疫应答并不一定意味着疫苗能够保护人们免受新冠病毒感染,该项成果“展示了新冠病毒疫苗开发的很好前景,但我们离这种疫苗达到让所有人使用的阶段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报告说,这项临床试验的主要限制包括样本规模较小、试验期较短、缺乏随机对照组等,因此接下来还需要进一步的试验来验证。

原来,这个疫苗的研发中不仅有中方研发人员的大力投入,也有来自加拿大方面的支持,因为疫苗在研发过程中使用了一种名为HEK-293的细胞(系),而这种细胞是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研发并授权给中国的合作方的。加拿大官方在其前几天发布的一份新闻中也提及了此事。

而在这种合作关系下,加拿大接下来也将进一步参与到该疫苗后续的临床实验中。这也引起了加拿大一些媒体的关注,对此事进行了比较正面的报道。

然而,这些报道也很快引来了境外网络上各种阴谋论人群的目光,其中最主要的三类人是反疫苗人群、反堕胎人群以及反华人群。

反华人群我们这里就不多说了,因为他们对于这个疫苗的攻击都是一些很“陈词滥调”的内容,让人懒得一驳。比如他们炒作这个疫苗的研发有所谓的“中国军方”背景,然后就得出了“共产党的疫苗不可信”这种出于纯粹意识形态而不是科学的结论。

我们这里主要想说说的是反疫苗人群和反堕胎人群对于这个疫苗的攻击。因为这两批人对于国内的人们来说相对有些陌生,但在国外还都颇有一些市场。

其中,反疫苗人群是令西方各国的科学家都非常头疼的一群人,因为他们编造出了大量诋毁疫苗的阴谋论,说什么注射疫苗会损害人体的免疫力和其他技能,并让人们成为制药企业的奴隶等等。还有的人会夸大疫苗极低的不良反应,并把疫苗说成是某种“清除人口”的武器。甚至有人会说打疫苗是违反上帝的安排…..

虽然这些阴谋论在咱们以及科学家看来都挺很可笑的,但对于西方民众来说却有一定的蛊惑性,甚至导致不少不明真相的西方家庭抵制注射疫苗、反对强制注射疫苗。这也是为何西方国家在疫苗的普及率偏低,这些国家的政府想改变这一局面却阻力重重的原因。

而在从加拿大媒体的报道中得知了中方正在实验中的疫苗的情况后,这些人便本能地开始用他们反疫苗的认知观念去妖魔化这个疫苗。在下图这个境外社交平台推特上的网贴中,一个反疫苗账号就宣称中方研发的这种新冠疫苗中所使用的一种叫HEK293的细胞系,会“致癌”。

他这个“耸人听闻”的说辞,来自于世界大型细胞数据库中对于HEK293细胞系的描述,其中提到这种细胞若移植到小白鼠体内,会导致肿瘤的出现。

但耿直哥查询资料和咨询疫苗专家陶黎纳后得知,这个反疫苗分子的言论实在是无知。因为HEK293细胞只是用来培育疫苗需要的病毒而使用的一种载体。

其原理大致是,研发人员会让一种对人体没有什么危害的腺病毒,与新冠病毒基因中的一个蛋白(S蛋白),在这种细胞内进行组合。然后疫苗研发人员会将这种组合后的病毒从该细胞里提取出来,并最终制成疫苗。这样一来,这种对人体没啥危害的病毒,一旦进入人体,便可以将其获得的新冠病毒的蛋白释放出来并告诉人体,让人体对新冠病毒产生相应的抗体,从而阻断新冠病毒在人体内的传播。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的话,就好比警察叔叔为了告诉你坏人长什么样子,于是就把自己装扮成坏人的样子,好让你以后见到坏人就躲得远远的。

所以,最终的疫苗与那个HKE293细胞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该细胞只是疫苗制作过程中的一个工具。而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因为炒菜的铁锅吃下去会死人,就不去吃这口锅炒出来的菜。

值得一提的是,用于制作狂犬病疫苗的Vero细胞,因为其可以无限复制,类似肿瘤细胞的特点,此前也被一些人质疑会不会导致用该细胞培育出的疫苗“致癌”。但科学界也早已澄清这种担忧,因Vero细胞也只是培育疫苗所使用的无害病毒的载体,工艺上也十分成熟,不少研究还发现Vero细胞并不会致癌,所以也就更加不会出现疫苗“致癌”的情况。

他们对中方研发的这个疫苗的反对之处在于,前面提到的那个HEK293细胞,是一种人类胚胎的肾脏细胞。虽然这种细胞的源头来自于一个夭折的胚胎,而且早就实现了在商用实验室的复制,但在信仰宗教的反堕胎人群看来,他们认为胚胎也是人,所以使用胚胎细胞研发疫苗就是“不人道”的,他们也不会使用这种疫苗。

最后,我们认为,虽然现在中方研发、并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的新冠病毒疫苗,能否真正成为抵御新冠病毒的利器,还需要进一步的科学检验,最终结果仍然未知,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先对国外出现的这些反疫苗的“奇谈怪论”打打“预防针”,省得被这类思想上的病毒传染和毒害。

至于那些因为疫苗的中国背景,直接否定该疫苗的人,我们希望你们一定说到做到,可不要到时候“口嫌体正直”哦。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威特嘉

手机:13652159564

电话:0755-89265254

邮箱:admin@jajnn.cn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环城北路58号